您好,欢迎访问上海市信息法律协会


上海市信息法律协会

 Shanghai Information Law Association

行业新闻

NEWS INFORMATION

大量采集数据存泄露风险产品开发存侵权可能 AR技术应用绕不开这些法律问题
来源: | 作者:pro0ef5e0 | 发布时间: 2017-03-29 | 788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AR领域面临的法律问题,包括其本身的个性问题和整个科技产品都面临的共性问题。就个性问题而言,AR设备的产品缺陷可能会对用户造成比较严重的伤害。就共性问题来说,个人信息安全、侵权、平台责任等都绕不过去

  作为互联网新技术的代表,AR(增强现实技术)俨然有了几分占据风口之势。随之而来的,是基于AR之上的各种应用。

  “AR是‘增强现实’技术。简单理解,这种技术就是把画面、声音叠加在现实世界之上并提供互动,从而达到‘增强现实’的效果。”腾讯研究院法律研究中心副秘书长彭宏洁告诉记者,近年来,互联网领域出现了AR(增强现实技术)、VR(虚拟显示技术)、MR(混合现实技术)等很多新鲜的技术。“VR是把你的眼睛遮住了,看不到真实世界。在AR应用中,眼睛没有被遮住,只是在你看到的真实世界上叠加了一些内容”。

  不可否认,新技术与现实生活的结合,总会带来不少惊喜甚至是狂欢。然而,在“惊艳”之后,新技术的应用之路上总会有不少“石头”,其中既有硬件价格高、内容开发者少等影响,也包括回避不了的法律问题。AR也是如此。

  新技术进入生活

  “走,咱们找红包去,顺便遛遛弯儿,走走路。”2017年春节前,北京市民崔原源发现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,一些常用的软件出现了新功能——“AR红包”。

  在经常关注互联网技术的崔原源看来,这应该是AR的一场全民狂欢。

  “AR红包”怎么玩?崔原源向记者介绍,在一款手机App里,用户可以在自己附近的地点放上一个虚拟红包,再拍一张照片上传。其他人在同一App里的地图上看到这个红包,走到相应地点,再拍一张相同的照片,就可以领取红包了。

  作为一种“增强现实”技术,除了应用于App中,还有不少应用产品。

  彭宏洁以最典型的AR应用产品——微软开发的HoloLens为例,向记者讲解了AR技术。从外观来看,HoloLens是一副眼镜,但它的镜片上有个小显示屏,基于这个显示区域以及设备上的摄像头等感应器,可以对现实环境进行扫描、识别和处理,显示屏的内容会叠加在用户通过眼镜看到的现实世界之上,并通过数据计算,为用户提供“增强现实”的数据交互和反馈。佩戴者既可以看到现实世界里的东西,也可以看到叠加上去的丰富内容。

  “HoloLens在识别佩戴者周围的环境后,可能在墙上叠加上一幅画,或在墙上叠加显示邮件内容进行阅读和处理,或叠加显示墙上出现一个洞,游戏里的怪物跑出来。”彭宏洁说,AR设备的显示技术、感应器灵敏度等的好与坏,决定了显示叠加内容的真实程度。做得好的AR技术产品,用户任意移动,可以从不同角度看叠加显示的内容,都像真的一样,可以与现实世界“完美融合”;做得不好的产品,可能会出现画面跟不上移动、延迟严重、叠加的内容明显与现实世界脱离,让人觉得是强加上去的。

  今年春节期间出现的“AR红包”,便是在手机摄像头拍摄的画面上叠加显示内容,不需要投入成本购买新的设备。对此,彭宏洁解释,HoloLens是一个比较复杂的应用,而“AR红包”是一个简单的AR应用。

  上海居民戴迪向记者介绍了一款植入AR的地图应用,“这种应用可以告诉你,面前的建筑或景色有什么故事、周围还有什么好玩的地方”。

  “比如,你到法国旅游,看到一个雕像很漂亮,但是你不认识。这时,你只需要用手机拍下这个雕像,植入AR的地图软件就会告诉你雕像的名字、作者等信息以及其他路人对此处景点的评价等。”戴迪说,目前存在的问题是,AR需要依托大量精准的数据,但一些植入AR的软件还处于起步阶段,信息量不够丰富。

  “AR应用的规模可能还没有VR应用多。”这是戴迪的体会,与彭宏洁的观察结论类似。

  在彭宏洁看来,从我国AR行业的发展现状来看,硬件还要不停地提高性能,同时还要降低价格,软件开发也需要不断丰富。“很多企业还在观望,要不要进入、怎么进入”。

  安全风险需防范

  彭宏洁注意到,AR其实早已进入工业应用,AR一词本身就是由波音公司在1990年研制波音777客机时所创造的。航空产品系统复杂、精度高,其制造高度依赖人员的技术水平。AR技术及产品的应用,可以免除工程师在制造、维修时翻看技术手册的麻烦。据报道,利用AR技术指导工程师进行管路、电线、连接器的安装,所花费的时间减少了25%,出错率下降了50%。

  尽管AR在工业应用中有不俗的表现,但在与日常生活融合后,AR却出现了一些需要防范的风险。通过对两款“AR红包”的使用,崔原源对此体会较深。

  崔原源注意到,在两款“AR红包”应用中,有一个应用设置了时间限制,即晚上7点至次日凌晨不能使用。同时,应用程序会提醒用户在找红包时注意周围环境和人身安全。

  对于这些时间限制和提醒,崔原源的理解是,如果有人在偏僻的地方恶意放置“AR红包”进行“钓鱼”,如果“捞”不着钱,至少可以“捞”到一个手机;如果双方发生争执,“AR红包”使用者的人身安全会受到威胁。

  “另外,现在有不少因为使用手机导致的交通事故、意外,AR更多是与智能手机结合,用户在使用时容易忘乎所以,也就平添了几分风险。AR应用开发者应该考虑参与者的人身安全问题。”崔原源说。

  “一旦发生这种谁都不愿看到的情况,AR应用平台有没有责任?”崔原源认为,开发者应该防患于未然。以“AR红包”为例,开发者可以控制游戏时间和游戏地点。另外,用户在玩游戏前,开发者应该让玩家或者使用者对利弊有一定的了解,明确双方的法律责任。

  据崔原源介绍,在“AR红包”出现前,就已经出现了“AR试衣间”。现在,很多人都是通过电商平台购买衣服,这样就不可能在购买前试穿,“AR试衣间”可以把商品和人结合在一起,让用户在家就能看到试穿效果。

  “然而,‘AR试衣间’存在一些问题。比如,这一应用程序会收集哪些个人数据,这些数据会上传到哪儿?”崔原源说。

  记者也尝试在手机应用商店里搜索AR应用,出现了AR游戏、AR百科、AR教育等内容。记者随机选取了一个AR手机游戏安装后,屏幕上不断弹出“App需要使用数据网络”“App需要使用摄像头”“App需要使用麦克风”“App需要使用您的位置信息”……然而,进入游戏后,并没有任何用户须知、协议以及类似的法律责任条款。

  “AR应用的开发者不能只让用户看到好的一面,还应该将各种注意事项乃至弊端列举出来,提前告诉用户。”崔原源说,“AR作为一项新技术应用在各个软件中,对这些软件需要进行监管。”

  法律问题待解决

  相较于用户对AR应用的疑虑,彭宏洁则从专业视角分析了其中的法律问题。

  “AR领域面临的法律问题,包括其本身的个性问题和整个科技产品都面临的共性问题。”彭宏洁说,就个性问题而言,AR头盔、设备等都是戴在头上的,一旦出现电池爆炸或其他产品缺陷,可能会对用户造成比较严重的伤害。

  至于共性问题,在彭宏洁看来,AR技术和其他新技术一样,都是中立的。这些技术在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便利和更加丰富的交互体验同时,也面临着互联网领域的“经典”法律问题。

  彭宏洁告诉记者,从最开始的PC互联网到现在的移动互联网,出现了很多问题。以手机为例,其便携性给用户带来了便利,但同时也带来一些新法律问题。比如,手机里有很多感应器,也就可以收集更多的用户数据,在移动互联网时代,用户数据与个人信息保护算是比较特殊的法律问题,其他的类似著作权侵权、人身侵权等问题,与PC互联网相比并没有多大差别。